秋语阁 > 乱唐 > 第九百零九章:郭子仪中计
????不等李承宏再做反应,其中一名随从已经从腰间摸出了短刃,揪着鱼朝恩的头发,三两下就将一颗大好的头颅割下。

????直到血液汩汩的涌出,溅得满地都是,李承宏这才捶胸顿足。

????“哎呀,先生误我,先生误我啊!”

????李承宏虽然也认为杜乾运此前的建议有理,打算拿鱼朝恩开刀,但可不是这种突然刺杀,他的打算是先为鱼朝恩罗织罪名,等到朝野皆曰其可杀之时,再顺理成章的将其正法。

????可杜乾运却不按常理出牌,一出手就要了鱼朝恩的命。

????杀掉鱼朝恩以后,杜乾运只冷眼看着李承宏哭天喊地。

????好半晌,李承宏才踉跄着过去拉住了杜乾运的手臂。

????“事到如今,先生,先生可要为朕拿个主意啊!”

????杜乾运这才缓缓说道:

????“陛下今日诛杀鱼朝恩,只要将这阉贼的首级示众,便可收朝野人心!”

????“当,当真?”

????杜乾运拍着胸脯的保证。

????“小人杀鱼朝恩也是破家殒身的风险,陛下如果信得过小人,只要依计而行,陛下乾纲独断之日便不远矣!”

????“哎呀!到了这等田地,还提什么乾纲独断?只要朕能渡过眼前的难关便已经谢天谢地了!”,李承宏看着鱼朝恩分家的尸首,又忐忑的问着杜乾运:

????“先生只说说,该如何能平息大相的怒火呢?”

????杜乾运却微微一笑。

????“陛下焉知玛祥仲巴杰会翻脸呢?”

????闻言,李承宏一脸的惊诧莫名,直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????“难道,难道大相还会不闻不问?”

????“如果早杀这阉贼几日,玛祥仲巴杰一定会追究到底。可现在的时机刚刚好,他为了解决眼前的麻烦也一定会装作欣然接受的!”

????“这可当真是奇哉怪也,先生莫要诓骗于朕!”

????此时,殿内的气氛已经紧张到了极点,两名随从勇士将鱼朝恩的尸首拖了出去,几名宦官战战兢兢的洒扫地板上的血迹。

????杜乾运见李承宏说话都已经口不择言,便忍不住皱眉,都说有扶不起的阿斗,此人便是啊!然则,他与秦晋的谋划里,李承宏是绕不过去的关键人物,也只要硬托着他往前走。现在看来,初步计划是实现了,鱼朝恩一死李承宏已经没有了退路,他只有沿着已经为他设置好的路向前走。只是,这所谓的大唐天子还没意识到这一点,仍旧本能的要讨好玛祥仲巴杰。

????念头及此,杜乾运双膝跪地,颤声道:

????“陛下如此可冤杀了小人,小人自返回长安那日,便立誓要辅佐陛下成就一代霸业,恢复太宗时的盛世!”

????说话间,杜乾运已经声泪俱下,这倒让李承宏很是感动,为自己刚刚的失言有些后悔,连忙将杜乾运扶了起来。

????“先生莫要动气,是朕失言,先生有什么建言尽管说就是,朕无所不从!”

????杜乾运等的就是这句话,只要李承宏肯乖乖配合,为玛祥仲巴杰张好的口袋就已经准备了一半。

????……

????天色渐亮,尚悉结早就趁夜偷偷出了蓝田关,之所以如此,目标就是周旋于蓝田关附近的神武军游勇。

????在尚悉结看来,神武军也不是铁打的,都是人心肉身,经过了一日夜连续不停的奔袭,想必他们已经疲惫至极。当在此时,趁着神武军人困马乏之际,突然袭击,或可将这股如泥鳅一般滑不留手的神武军予以重创。

????吐蕃探马撒出了方圆五十里,与神武军的探马相互攻杀,双方死伤都不轻。这些探马可都是精锐中的精锐,把他疼的心都在流血,但是如果不能忍住这一时之怒,又怎么能引得神武军入彀呢?

????原来,尚悉结将自己的人马伪装成了一只运粮队,他知道神武军专门打劫烧毁运粮队所运的粮草,只要对方发现了他们的踪迹,就一定会抵受不住诱惑。

????此时派出如此高密度的探马,为的就是干扰神武军探马的视线,只要从容布置完成,便可将撒出去的探马渐渐收回。

????密林中,郭子仪舔了舔干裂的嘴唇,他已经整整一天水米未进,高强度的作战正消耗了他大量的经历。毕竟已经是奔五十去的年纪,身体比不了那些三四十岁的精壮,然则身为主将必须身先士卒,就算再苦再累也得咬牙忍着,否则又何以服众呢?

????此次他遇到的吐蕃军就像跗骨之蛆,从长安一直追到了蓝田,而且看起来仍旧没有放手的意思。事实上,神武军已经连续袭扰了三日夜,许多士卒甚至连吃饭睡觉都是在马背上,这种高强度的作战就算精壮也未必受得了。

????然则,战争是残酷的,长安失陷给神武军带来的巨大的麻烦,河东与都畿道都受到了腹背受敌的威胁。在离开潼关之时,秦晋曾特地与之单独做了一番谈话。声言神武军实在是已经到了前所未有的危险境地,一旦玛祥仲巴杰在关中站稳了脚跟,下一步就必然会联结安贼叛军对神武军做前后两面夹击,到那时神武军腹背受敌,就算能在夹攻中得胜,恐怕也是两败俱伤的惨胜,到了那时,平定天下,恢复秩序就只能是个遥不可及的空谈了。

????自从郭子仪认识秦晋以来,他从来都是自信满满,哪怕在政争中处于相对的劣势,也不曾流露出过一星半点的担忧,可是现在他明显的忧虑让郭子仪深感压抑,对时局的走向也更是忧心忡忡。

????正是因为想得多,郭子仪才如此卖力尽心的袭扰吐蕃外围,可惜在他看来,虽然一连几日积少成多也算取得了不小的成果,可对于吐蕃二十万大军,却比挠痒痒强不了多少,他的卖力好像也是没有多少意义。

????但也正因为如此,郭子仪反而放下了不少包袱,自己的地位毕竟只是个普通的将军,操再多的心也于事无补,与其毫无意义的担心还不如戒心尽力做好每一次的袭击。

????“报!发现蕃贼的运粮队正往蓝田关而去,刚刚贼兵探马试图干扰我军探马的视线,总算没能让他们溜过去!”

????郭子仪本能的见猎心喜,可又在瞬间迟疑了,自己刚刚被蕃贼撵着到了蓝田关,立刻就有蕃贼的运粮车队出现,这是不是也太过于巧合了?

????“规模如何?大概多少粮草?”

????那探马急道:

????“至少也在五万石以上,一旦蓝田关的蕃贼得了补给,恐怕便更加的有恃无恐了!”

????其实,真正的蕃贼大都集中在京畿之地,京畿长安、万年两县之外的所谓蕃贼都是唐朝投降了的新附之军,这些新附军的战斗力极为有限,就算得到了粮草的补给也很难翻出什么大浪,能够自保就是他们最大的愿望,更别提什么主动出击。

????“都是些虾兵杂鱼,根本不值一提。这几日兄弟们已经被蕃贼追的满肚子闷气,不如痛痛快快的干上一场,大破蓝田关,也叫那些不开眼的蕃贼知道知道,咱们神武军不是好惹的!”

????一名副将跃跃欲试的向郭子仪请战,郭子仪点了点头,又摇了摇头。他点头是赞同大干一场,摇头却是不想在蓝田关下与真正的蕃贼硬碰硬。毕竟他曾在陇右为将数载,与吐蕃人打过的仗也不少,虽然不及契丹人生猛,可也是绝对不容小觑的。

????临出潼关深入敌后之时,秦晋就曾语重心长的交代过,此次袭扰不争朝夕,只看长久。说白了就是袭扰的结果不重要的,重要的袭扰一直存在,并保存住绝大多数的将士。

????郭子仪潜意识里认为,这是秦晋的疲敌之计,等到袭扰将蕃贼折磨的不胜其扰,再大军突进给予致命一击。

????所以,面对五万石以上的运粮车队,郭子仪也觉得不能轻易放过,想来蕃贼追击了一日夜,也是人困马乏,此时怕是都在蓝田关内睡得正香。只要他们动作够快,就一定能在蕃贼出城之前烧毁运粮队然后从容撤离。

????这一票大的干完之后,郭子仪打算将人马拉倒商洛山中修整三日,然后再潜回京畿之地继续袭扰。几个念头之后,他下定了决心,当即令所有人出密林,沿着大路直奔那蜿蜒而来的运粮车队。

????天色尚有些朦胧,影影绰绰能瞧见运粮车队蜿蜒了竟达数里之长,郭子仪稍稍顿了一下马缰绳,这支车队的规模的确不小,平日里他们能遇到的尽是些数千石的车队,最多能有上万便很不错了。

????为了节约所剩不多的箭矢,郭子仪下令全军分成三股齐头并进,直冲进运粮车队中,将整支蜿蜒的队伍斩成四节,然后便开始驾轻就熟的杀人放火。

????在此前的袭扰中,只要是运粮队中的人,不论老少蕃汉,一律格杀,不留活口,能够侥幸逃走的就算他命大,余者尸身也都随着粮队被熊熊大火烧成灰烬。

????“不好,都是假的!”

????很快,神武军就发现了运粮车队中的猫腻,掀开覆盖在大车上席子以后,里面码放的竟都是些杂乱的麦草……